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行業新聞 >

個稅改革方案有望上半年出爐 提高起征點不再是

 

近年來,作為與老百姓息息相關的民生問題,“個稅”話題一直是輿論熱點。去年圍繞“個稅”出現了多個熱點話題,比如“勞務報酬個人所得稅36年未改,800元起征點擠壓實習生”“年收入12萬元以上被定為高收入將成個稅調節重點”等。

在近日召開的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財政部部長肖捷在介紹今年重點做好的幾項工作時提到,要深入推進財稅體制改革,加快現代財政制度建設,研究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改革。

作為財政系統的年度重要會議,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中提出的工作將成為今年財政部的重點項目,肖捷釋放的信號無疑讓人們對個稅改革方案的出臺更加期待。

昨日,財稅法專家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個人所得稅改革方案今年公布的問題不大,不過,最早也要4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隨著今年全國“兩會”臨近,個稅方案何時出臺、起征點是否會提高等問題還將被關注。

 

焦點1

 

 

個稅改革方案何時出爐?

 

 

需先由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再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去年3月,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個稅改革方案已提交國務院,按照全國人大立法的規劃和國務院的要求,今年(2016年)將把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法的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去審議。不過,截至2016年底,尚沒有關于全國人大審議個稅法草案的消息。

去年年底,《經濟參考報》曾報道,個稅改革正在提速推進,方案有望在明年(2017年)上半年出爐。對此,中國財稅法學研究會會長、北京大學財經法研究中心主任劉劍文認為,2017年出臺個稅改革方案應該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從程序上看,需要先由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之后,再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預計最快也要到4月份。”

其實,2013年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已經明確了個稅改革的大方向:逐步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會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建立個人收入和財產信息系統,保護合法收入,調節過高收入,清理規范隱性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努力縮小城鄉、區域、行業收入分配差距,逐步形成橄欖型分配格局。

按照“增低、擴中、調高”的總原則,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新稅收體制。在新的個稅體制下,將實行按綜合所得減除標準,而不是繼續按工薪所得的費用標準,即將部分收入納入綜合,同時建立基本扣除加專項扣除的機制,適當增加專項扣除。

據了解,目前,我國個稅實行的是分類稅制,即將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股息紅利、財產租賃等11類所得,分別扣除不同的費用,按不同的稅率征收,沒有專項扣除。

 

焦點2

 

 

個稅起征點是否會提高?

 

 

提高起征點不再是改革的重點,重點是建立新的個稅制度

 

關于個稅改革,人們最先想到的問題就是起征點,在前幾次個稅改革中,提高起征點都成為主要的改革內容。截至目前,個稅起征點在2006年、2008年和2011年提高過三次,由800元一路調高至3500元。因此,個稅起征點是否迎來第四次調高就備受關注。

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在去年全國“兩會”上曾表示,簡單地提高起征點是不公平的。“一個人的工資五千塊錢可以過日子過得不錯,如果還要養孩子,甚至還要有一個需要贍養的老人,就非常拮據,所以統一減除標準本身就不公平,在工薪所得項下持續提高減除標準就不是一個方向。”

劉劍文表示,從個稅改革方向來看,提高起征點不再是改革的重點,重點應該是征收模式上,下面要把11類合并為綜合所得,再保留一部分分類所得,成為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稅制度。

中國社科院財經院稅收研究室副研究員蔣震表示,如果再提工資薪金免征額就和個稅改革方向有了差異,我們應該看到,個稅改革不完全等于免征額的提高,它有更加豐富的內容,比如工資薪金的稅率的問題,現在稅率檔次比較多,最高達到了45%,這對于工資薪金特別高的人,比如具有創新能力的人,會挫傷創新的積極性。在改革當中重要的是引入綜合制,確保綜合與分類相結合落地。

 

焦點3

 

 

專項抵扣可能包括哪些?

 

 

再教育支出或成為首選,首套房貸款利率也有望納入選項

 

專項抵扣是此次個稅改革的一個“亮點”,哪些事項將被納入抵扣范圍?樓繼偉在去年全國“兩會”上介紹了可能納入的事項:“個人職業發展、再教育的扣除,比如說撫養一個孩子,處于什么樣的階段,是義務教育階段,還是高中,還是大學階段,要給予扣除。”此外還可能考慮撫養二孩、贍養老人等因素。

《經濟參考報》報道稱,再教育支出或成為專項抵扣首選,首套房貸款利率也有望納入選項。長期來看,根據社會配套條件和征管機制的完善程度,贍養老人、撫養二孩等家庭支出也有望逐步納入抵扣。

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所長李萬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指出,下一步將考慮將一部分教育、房貸、養老等支出,納入扣除項,這也意味著貸款購房、家有老人孩子等大多數群體都能從中受益。

蔣震認為,從學理上看,專項扣除是把個人生活的必要成本充分在個人所得稅扣除中考慮,因此扣除應考慮兩點,一是必要原則,即維持人類生存的基本生活成本,比如教育、醫療等;二是公平性原則,每個納稅人都面臨的成本費用類型。而且目前不宜以家庭為單位征收,中國人的家庭結構更為復雜,等到信息條件成熟之后再探討優化,目前條件還不成熟。

劉劍文認為,現在專項抵扣項目還不是太明確,改革應該是基本扣除加專項扣除,至于扣除哪些大家都比較關注,一般會考慮住房貸款利息、社保資金、撫養二孩等,這些可能都會進行考慮和討論,方案出來之后也會聽取大家的意見。

個稅改革對各個收入群體的人們會有什么樣的影響?蔣震認為,改革之后不同人群的稅負會有降有升,改革會適當提高高收入階層稅負,縮小收入差距,這也是未來個稅改革所發揮的功能和目標。

劉劍文認為,個稅改革的原則方向是“增低、擴中、調高”,通過改革調節財產收益的再分配,讓稅制更加公平。高收入者稅負可能會適當增加,中等收入者會持平,低收入者稅負很可能會降低。

------分隔線----------------------------
推薦內容
腾讯棋牌app 天津时时官方 老时时开奖360龙虎合开奖 吉林时时视频 极速塞车平台app 时时彩如何看懂走势图 山东时时网站诈骗 香港本港台现场开码结果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李逵劈鱼下载 内蒙古时时一定牛 黑龙江福彩36走势图 时时彩送彩金39 吉林时时网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三分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全天时时彩在线准计划